金融家月刊

> 金融家月刊 > 封面故事 > 2017.9月號:快狠準的me-better 不易被me-too的first-in-class

2017.9月號:快狠準的me-better 不易被me-too的first-in-class

 

快狠準的me-better 不易被me-too的first-in-class

台灣的新藥公司因為資本額跟國際製藥龍頭有不小差距,為求降低風險,所以執行的新藥專案的定位,最常見的還是模仿首創新藥的 me–too或me–better;但是還是有少數志向遠大的公司切入first-in-class的首創新藥領域。first-in-class的新藥一旦開發成功,是不是一定能引領新藥開發風潮並獲得超額回報?

 

 

生技加油站

●first-in-class:指獨一藥理作用類別,不同於任何其他已經在市場的產品。

●me-too :通過藥物化學的手段修飾已有的結構而獲得專利,成為新藥。

●me-better:模仿並改良首創藥的結構,使療效或副作用優於首創藥。

●best-in-class:class中最好的藥。

註:me-better跟best-in-class跟me-too一樣都是從模仿原創新藥切入的藥物,只是除了模仿還加上優化。


 

first-in-class廠商IP布局必須周延  

first-in-class因為先進入市場,容易引發馬太效應而引領新藥開發風潮並獲得超額回報,所以國際大藥廠紛紛投入巨大的經費及人力研發此類新藥。當然要做開拓者,風險自然比追隨者大。但是即使一家公司成功做出首創新藥,一旦銷售潛力被注意到,馬上會有廠商展開 Me-too的模仿藥物,這些後進模仿者並不只有中小型廠商,甚至國際製藥龍頭也隨時在關注有潛力的新藥物,。如果先進者IP申請不夠周延,專利護城河寬度不夠,馬上會被各路英雄好漢切入搶奪市場。

 

me-too廠商追求速度、成本、銷售力

模仿型新藥(me-too、me-better、best-in-class),非常重視時效性,如果跟首創藥上市相差5年以上,通常能搶奪到的市場將很有限,尤其小分子藥,大多數專賣期10年左右,你再晚5年上市,一開始必須跟首創藥艱難競爭,而在銷售還沒到達巔峰之前,很可能打著超低價訴求的學名藥已經進來搶奪市場。當然,如果療效遠超過同類藥品成為名副其實的best-in-class,那也有可能後來居上,不過在相同標靶點跟藥品結構差不多的情況下,能做出遠超過首創藥的模仿藥並不容易,只能是小概率的事件。因此me-too/ me-better廠商通常需要有有很強的行銷通路或策略夥伴,否則即使藥物上市也很難有好的銷售表現。除了研發時效外,研發成本的控制也是非常重要,因為上市後通常須用遠低於首創新藥的價格進行競爭。

 

me-better 是否成功要看優勢多大

很多公司會把臨床數據上一些小優勢認為是一種me-better,事實上,這樣的me-better要讓臨床醫師換掉首創藥,說服力是不夠的。以糖尿病DPP–4抑制劑藥物來說,,雖然me-too 的藥物已經超過10種,但是2006年默沙東首創新藥sitagliptin至今是屹立不搖,市占遠高於一半以上。

當然,如果廠商在療效及副作用的優勢是壓倒性的,即使你的藥物出現的得比較晚,通常還是可以搶奪一定市場。輝瑞降膽固醇的Lipitor在1997年開始全球銷售,比第一個他汀藥物上市整整晚了10年,而在這個市場Merck、BMS及諾華都已經擁有超過10億美元的重磅藥物,但憑藉遠優於其他藥品的臨床數字及卓越的行銷手法,不僅後來居上成為該類藥物龍頭,更曾經成為全球最暢銷的處方藥。從上市到專利到期共14年,累積總銷售額高達1250億美元,不僅保送輝瑞成為全球製藥龍頭,也成為me-better大反攻最好的例子,但是呼應前一段的論點,lipitor雖然在藥效上有明顯優勢,還是用首創藥物一半的價格搶佔市場時,有一點要重複強調,不給足誘因,很難讓醫生冒風險換掉使用很久的首創藥物。

 

Lipitor是me-too藥物後來居上的典範

Lipitor是me-too藥物後來居上的典範

 

回歸原點 療效跟病患決定市場規模

即使first-in-class發展成功,也不一定就會成為重磅藥物,主要還得看藥物本身的療效和市場規模。從過去FDA通過的first-in-class的藥物,大多數是孤兒藥或是病患人數比孤兒藥多不了多少。另外,一個新的標靶點常有好幾個藥物在互相追逐,落後的就只能變成me-too,只有最後領先取得藥證的才能被叫first-in-class,。而如果幾個藥物進入市場時間相差有限,到最後誰取得最大份額還要看行銷能力。同樣的,上面提到lipitor的例子,即使已經有很多重磅藥物上市,只要療效明顯優於先進者,配合好的行銷手法,還是有翻盤的可能。

 

台灣新藥策略一 快狠準的me-better

如果一家公司不願意冒太大風險,選擇從me-too切入,那麼最好建構具有競爭優勢的技術平台,而不是每顆藥都重新開始。要知道單純的me-too雖然拿得是新藥的藥證,但是筆者認為比競爭激烈的學名藥更沒成功機會。因為學名藥訴求非常簡單直接,藥效跟原創藥一樣,但是價格便宜很多;而做me-too,你還要向醫生或健保機構證明你的藥不比原創藥差,證明以後價格也不見得能比學名藥高。因此競爭策略應該是公司技術平台能大幅改善缺點的首創藥物,然後追趕進度,力求上市期跟首創藥物差距在三年以內,剛好可以搶奪經首創藥物努力推廣出來的的市場份額,台微體(4152)就是採取這種快、狠、準的me-better競爭策略。

 

台灣新藥策略二 不易被me-too的first-in-class

上面有提到,first-in-class的新創藥物如果展現市場潛力後,會吸引me-too廠商聞香而來,揮軍搶奪新創者的市場,因此除了加強IP佈局外,必須建立獨特性以阻絕競爭,這種進化版的first-in-class,筆者稱之為Unique–in–class,建立利基的方向如下: 

 

藥物構效關係嚴格:

難以發展出類似的化合物,自然就無法me-too。例如用於抑鬱症的鋰鹽,和它最接近的鈉鹽並沒有任何療效。

 

藥物構效關係嚴格

 

作用機制未明:

美國 InterMune公司的主力產品Pirfenidone,可以用來治療罕見病「原發性肺纖維化」,因為作用機制未明,所以也難以me-too,後來這家公司被羅氏以台幣2500億購併。

 

科技新領域:

過去用抗血管新生的藥物,例如Avastin、Nexavar來抑制腫瘤的轉移,但卻無法解決癌細胞幹細胞形成類似血管的的類管道作用,所以療效不甚理想。台睿研發的CVM-1118,在這個領域的研究領先世界各大藥廠,被Science期刊特別指出為此抗癌機轉研究的重大里程,將可在人體臨床試驗上獲得認證,近期臨床一期即將解盲。

 

孤兒藥策略:

選擇罕見病症發展,因為病患有限,如果專利護城河保護夠強,進入成本過高,自然容易獨佔利基市場,而取得美國FDA孤兒藥資格後,又可以加快新藥審核的速度並拉長獨賣期,因此許多台灣生技公司紛紛採取此策略。

做新藥沒有捷徑,要做好基本功才能在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而且它是商業及科技的完美結合,必須兩方都有獨到之處,才適合投入新藥產業。

 

台灣取得孤兒藥資格的生技廠商

 
代號 公司名 藥名 適應症 進度
2104 中橡 Myozyme 龐貝氏症 美國及歐盟上市
6446 藥華藥 P1101 真性紅血球增多症 III期通過
申請美國上市
4162 智擎 ONIVYDE 胰臟癌 美國歐洲上市
4162 智擎 ONIVYDE 兒童骨癌/腦癌 I期
3176 基亞 PI-88 早期肝癌術後預防復發 解盲失敗後
準備重新申請第三期
4152 台微體 TLC178 軟組織肉瘤(STS) I/IIa期
6575 心悅生醫 SND-1 精神分裂症 llb/III期
4147 中裕 TMB-355 多重抗藥性愛滋病 II期通過
申請美國上市
6549 景凱 JKB-122 自體免疫性肝炎 年底II期解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