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家月刊

> 金融家月刊 > 藝術大名家 > 2017.9月號:初見黃昭雄作品之留白氣韻 隱於山林 躍於紙上

2017.9月號:初見黃昭雄作品之留白氣韻 隱於山林 躍於紙上

作品留白,卻也留下記憶

初次見到黃昭雄老師的作品,印象最深的,不是許多人提起的黃山,也不是藝術家突破現有畫壇技法的潑墨、潑彩變體;反而是藏在作品中、沒有什麼鮮明色彩的隱約留白,給我留下深刻的記憶。

留下深刻的記憶,之於我是如此;之於黃昭雄,我大膽的推測,可能也是如此。黃昭雄1941年出生於南投,生活於青山綠水之中。爾後愛上繪畫,並且跟隨傅狷夫、林玉山、林之助三位大師學習創作。後來開始發展出自己的藝術風格,並且聞名至今。他遊歷山川的輾轉路途,他創作轉變的歷程軌跡,還有他在作畫描摹時的內心轉折,可能都如踏雪鴻泥、雁過留痕,黃昭雄一生的痕跡皆刻印在一幅幅畫作的留白之中。

 

(造化天成 彩墨宣紙 108x79cm 2015)

(造化天成 彩墨宣紙 108x79cm 2015)

 

留白於山林之中

黃昭雄老師留白處含有的氣韻,往往繚繞在山林之間,或許其享有「山林神韻畫家」美譽也與此有關。黃昭雄老師年輕時遍遊山川,自然景象成為其畫作中的主要題材。阿里山、日月潭、蘇花公路,台灣的許多山川竹林,都成為他的作品對象。其作品《台灣阿里山春色》,便是以阿里山為描繪對象,創作而成。橫亙於數座山林中的大片留白,在其他顏色的渲染下傳達出朦朧飄渺的籠罩感。

黃昭雄老師的氣韻,也不僅止盤旋在台灣山林之中。在黃昭雄老師日後去往中國,登上黃山之時,同樣也在雄偉的黃山之中留下他的獨特氣韻。

 

隱於山林,躍於紙上

黃昭雄老師於1986年獲中山文藝創作獎時,即得到「筆墨氣韻生動」之佳語,這也是獲獎評語之中我最深切感受到的。以往看過的畫作,不論是匆匆走過瀏覽,還是駐足仔細欣賞,大部份作品的留白都給我「空、虛、輕」的印象。相對的,黃昭雄老師畫作中的留白,不像其他大部份國畫的留白廣闊無邊、純粹潔白,而是位置更分散、參雜的元素更多樣,帶給我更多的靈動感。煙雲浮動的感覺,氣韻飄渺的感覺,不論是現場,還是透過畫冊、電腦螢幕來看,都一再的傳達出強烈具體之感。

黃昭雄老師享有的「山林神韻」之譽,所指向者為藝術家描繪高山而透露出的「山韻」,如作品《大霸雄姿》;以及描摹竹林而流露出的林韻,如作品《松韻奇峰》。然而,除了這些,也可能指向因為留白而營造出來的氣韻。煙雲圍繞於山中,霧氣飄浮於林間,可能因為有這些留白散發出來的氣韻,才塑造出群山綠林。

 

(台灣阿里山春色 彩墨宣紙 108.2x78.5cm 2012)

(台灣阿里山春色 彩墨宣紙 108.2x78.5cm 2012)

 

潑灑墨彩而氣韻如夢如幻

黃昭雄老師於暮年開創出新技法「潑墨、潑彩變體」,運用橙、青、藍、綠、紅、紫、白等多種顏色,渲染出變幻莫測的氣勢。當看到藝術家此種技法,並且為其敬佩之餘,我也同時在心底有了一個疑問:若是如此,與藝術家潑灑的墨彩存在於同一個畫面之中的留白,其流露出的氣韻會變得如何?這個疑問,我也很大膽的從其作品《造化天成》來尋找答案。《造化天成》中,只見山林占據將近整幅畫面的三分之二,並且在潑彩的渲染下,山林的輪廓變得更為抽象。山林之外的空間,有的留白處受到周圍潑彩的影響,變得更虛無飄渺。沒有受到潑彩影響的部分,則與潑彩形成更強烈的對比。

然而,當將目光轉向其他的作品,如著名的「印象黃山」系列,卻又有不同的感受。在藝術家潑灑的墨彩下,留白處散發的氣韻似乎也隨之變幻。

 

回歸藝術家 胸中逸氣,氣韻萬千

不論是山巒之間的氣韻、竹林之間的氣韻,還是留白之間的氣韻、潑灑墨彩之間的氣韻,或許,所有這些氣韻都還是要回歸到藝術家本身。下筆時的想法,創作時的心情,藝術家的一切都讓作品中的氣韻有著微妙的不同。賞畫的人,也可能各自得到不同的體悟。「筆墨氣韻生動」,或許這句評語不僅指黃昭雄的筆墨技法,也可能指當黃昭雄畫作中的氣韻遇上賞畫的讀者,兩者交會時呈現出來的生動樣貌。

 

(松韻奇峰 彩墨宣紙 178x96.5cm 2016)

(松韻奇峰 彩墨宣紙 178x96.5cm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