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 精選文章 > 梁碧霞時間 > 2017.11月號:面對科技及醫療 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

2017.11月號:面對科技及醫療 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

面對科技及醫療 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

最近有兩件事情發生在我身邊。我很敬重的旅美藝術家謝絹代老師近期得了膀胱癌;另一個令我焦慮的是大數據的演算法正在用無比飛奔的速度發展著。這兩件事讓我陷入了期待與糾結情緒。
謝絹代老師旅美數十年,今年4月份她與于兆漪老師從紐約回來,清晨五點鐘,我開車去接她們,一見面就是一個大擁抱。因為謝老師的畫風非常獨特,美國東西南北的大山大峽谷都在她的筆下高偉的矗立著,她的筆法細膩中又帶粗獷,我愛極了她的作品,每年固定收藏。
女性藝術家通常是以家為中心、以夫為天、以子女為地!廚房就是畫室,就在餐與餐之間作畫,青春歲月在柴米油鹽中溜過,女性藝術家在畫壇中能夠留名的不多,但一旦留名就是萬古流芳的世紀大作。我認為謝絹代老師在歷史上一定會有她的地位,因為她的基本功紮實、作品的辨識度非常高。令人傷心的是,現在病痛正折磨著她。一想到這些,我內心無比沉痛。
當生命來到緊要關頭,我們就會知道生技投資最重要的意義在於協助這些生技公司研發成功,解救患者的病痛!讓疾病獲得解決、讓世人病痛得以消除,這種期望更大於自己投資的獲利的期望!